冯霖:组建农村志愿消防队

发布时间:2019-03-01  浏览量:24026次

 

       4年前,他卖掉值钱的家当,筹建巴中市第一支农村志愿消防队;4年间,他和队员们接警必出,在乡间道路上疾驰的红色消防战车,成为当地一道最著名的风景。他就是冯霖,通江县广纳镇农村义务消防队负责人。2012年底,冯霖收获了个人最高荣誉——公安部表彰的首届全国119消防奖先进个人。
 

       盛名之下,这位当地人眼中“耿直仗义”的33岁硬汉今面临难言的尴尬。持续不断的投入,消防设施逐步升级,救灾能力显著提升,但与此长伴一生的是,日渐增多的个人债务。“难,真的难。”5月16日,在接受华西城市读本记者采访时,曾多次接受过媒体采访的冯霖,首次说出了心里话。

 

做梦都在灭火,他组建农村志愿消防队

 

       冯霖的家在通江县广纳镇铜钵山村。初中毕业后入伍当兵,两年后退伍回家经营起了农用车,小日子过得还算滋润。

 

       2007年5月,他进入通江县政府专职消防队,截至2009年5月,他参加火灾扑救上百次,而农村火灾占了多半,每出一次警,冯霖的心就会痛一次。由于农村居民居住分散,道路狭窄,火灾发生后,大型消防车都无法抵达现场,有些路勉强开过去,但乡亲的家园都已成灰烬了。

 

       白天看到的场景,经常出现在梦中。“做梦都在灭火,但要么消防车到不了现场,要么现场找不到水源,心里着急啊,每次都是被急醒的。”

 

“       如果有适合农村公路的微型消防车,至少损失也不会那么大。”一次次惨烈的火灾让冯霖突发奇想。当他把想法告诉几个伙伴后,得到了积极回应。村民张守国第一个递交申请,随后,砖厂老板向奎、汽配商蒲力、农民王良贤等主动申请加入。短短2天时间,便有15人申请加入志愿消防队。2009年8月25日,巴中市首支农村志愿消防队在通江县广纳镇铜钵山村正式挂牌成立,9月22日,大家筹资购买的一辆崭新红色“长安之星”面包车开回到村里。这台消防车配备水泵、水带、水枪、灭火器等灭火器材,同时还备有五套战斗服。队员们分成两个战斗班,利用空闲时间,到中小学校、社区和农村进行演练,熟练掌握了扑救初期火灾的技能。

 

激情燃烧的岁月,获评全国119消防奖先进个人

 

       5月19日下午,通江县广纳镇铜钵村。连续两天的大雨稍微停歇,乡亲们正忙着田间蓄水。

 

       村道边,一幢红色三层小楼在绿树丛中分外醒目,这便是广纳镇农村志愿消防队的大本营。门口的值班轮次表显示,当值人员为消防队队长冯霖。底楼,静静地停放着三台车,左边第一辆是水罐车,可装3方水,中间为一辆“红色之星”面包车,红色车身上喷着醒目的“119农村消防”几个大字,右边是一辆多功能应急指挥车。

 

       2012年12月,又添置了大型水罐车,罐体可以装3方水,多功能应急车,发电机、照明灯、行军床、电视机等一应俱全,可以容纳一个战斗班。有了这些大型装备,消防队如虎添翼,每次出警都是威风凛凛。平时,其他的队员们都在忙着自己的事,或做生意,或忙农活。但如果办公桌上那部红色报警电话一响,几分钟时间内,队员们都会骑着摩托车从各个地方火速集结。

 

       4年来,出了多少次警,为乡亲们挽回了多大的损失,没有确切统计数据。但广纳镇的消防安全工作,在全县几十个乡镇中首屈一指却是不争的事实。他们的故事被媒体广泛报道,2012年底,冯霖收获了个人最高荣誉——公安部表彰的“首届119消防奖先进个人”(全国受表彰56人,四川仅2人获此殊荣)。

 

投入没有回报,他背负50万元债务

 

       蓄着平头、腰间扎军用皮带,身材瘦削但肌肉结实,虽然退伍多年,冯霖举手投足之间军人气质犹存。在和华西城市读本记者交谈中,冯霖一根接一根地抽烟,缭绕的烟雾中,他几次欲言又止,但最终又主动打开话匣,“至少接受采访二十多次了,好多次,有些话到了嘴边又收了回去。”

 

       经济上的困难,是如今横亘在冯霖面前的一道坎。当年筹建队伍时,他说服父亲,卖掉家中的20多头大肥猪,在生意场上,他卖沙石、跑运输,干得风生水起,是同伴们公认的聪明人。但在家人眼中,这些钱都没用上“正道”,左手挣来,右手就花在他所追求的“消防事业”上。

 

       4年来,建营房、购置消防车和消防器材,源源不断地总计投入200多万元,耗尽了他的全部家财。每一次出警要加油,车子要保养维修,所有的投入没有一分钱的回报。如今的他两手空空,还背负了近50万元的债务,其中的30多万元是从朋友手中借的。

 

       采访间歇,冯霖接了两个电话。“都是催款的”,好几笔快到期的借款,成为其最大的心里负担,“钱可以再挣,信誉丢了就再也找不回来了。”

 

走到十字路口,到底还能撑多久?

 

       “难,真的很难了。”对于志愿消防队的未来,冯霖眉头紧锁一声叹息。每出一次警都要加油,说不定哪天可能连油都加不起了。过去晚间出警有一个规矩,出发前大家集体吃一顿饭,收队洗完澡再次聚餐,去年起夜宵就取消了。队员们知道他的难处,但无人提出散伙的问题,大家的一致意见是“能撑多久,就跟着他撑多久”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问题是,到底还能撑多久呢?”冯霖有些底气不足。但随即眉毛一扬,朗声说,自己才30来岁,正是干事的年龄。如果能够得到银行支持,把最紧要的个人借款还了,就可以缓一口气。凭自己的能力,一切都会好转。

 

       “志愿消防队不会垮。”短暂迷惘困惑之后,冯霖的语气重新变得坚定:“半途而废不是我的性格,我不想龙起头、蛇结尾。”

 

上一条:周礼华:“雷锋医生”